麥洛溫王朝最後的強勢君主──達戈貝特一世

達戈貝特一世(Dagobert I)是克洛泰爾二世(Chlothar II)與首任妻子哈爾德特魯德(Haldetrude)的兒子。早先,克洛泰爾二世繼承了父親希爾佩里克一世(Chilperic I)的紐斯特里亞國王時,當時的法蘭克王國的其他子王國仍由麥洛溫家族的不同成員分別統治著。不過,到了613年,克洛泰爾二世便透過各種手段將整個法蘭克王國復歸一統,其中又以統一奧斯特里西亞王國的過程中,奧斯特里西亞貴族給予他奪位的諸多協助,也因此這個子王國可以說是其統治下最具反骨的一個部分。

623年,奧斯特里西亞王國的貴族們為了擺脫國王的強力控制,因此聯名要求克洛泰爾二世將權力下放,因此克洛泰爾二世不得不同意將自己的兒子達戈貝特立為奧斯特拉西亞國王,將奧斯特拉西亞王國(除阿登山脈與孚日山脈以西之地以外)交給達戈貝特一世獨自統治。3年後,達戈貝特一世受其父命令前往克里希迎娶戈瑪特魯德(Gormatrude)為后。婚禮過後,達戈貝特一世隨即為了爭取奧斯特拉西亞王國的剩餘部分,而與克洛泰爾二世發生嚴重的爭吵。為了調解國王間的糾紛,兩位國王從國內召來了王國內以梅斯主教阿努爾夫為首的12名法蘭克貴族來調解,最後在他們的排解下,克洛泰爾二世讓出了部分仍掌握在手上的奧斯特拉西亞領地給達戈貝特一世,以終止這次的爭議。

629年,克洛泰爾二世逝世,達戈貝特一世一得到消息,馬上在奧斯特拉西亞王國召集兵馬,準備奪取王位。他雖然很快地便得到勃艮第貴族的推舉成為勃艮第國王,隨後紐斯特里亞貴族也在受到達戈貝特一世的運作下表示同意接納他為國王。629年10月18日,名義上掌握全法蘭克王國的達戈貝特一世正式登基為法蘭克國王。不過,達戈貝特一世雖然挫敗了弟弟卡里貝爾特二世(Charibert II)謀奪紐斯特里亞王國的陰謀,但或許出於手足之情,他還是冊封卡里貝爾特二世為阿奎丹國王。632年,達戈貝特一世趁著阿奎丹國王卡里貝爾特二世死亡之機,從自己的姪子希爾佩里克手中奪下阿奎丹王國,就此將整個法蘭克王國再次統一在唯一的君主治下。

過去,達戈貝特一世在奧斯特拉西亞王國的統治十分仰賴當地貴族的輔佐,其中尤以梅斯主教阿爾努夫(Arnulf)與宮相丕平(Pepin of Landen)最為重要。從主政以來,他就對他們的建議言聽計從,因而使得王國常保安寧,在其治下的王國也顯出欣欣向榮的氣象,各族人等也對他稱頌備至。而他自身辦事果斷、不屈不撓的形象也使得四鄰對他充滿敬畏。不過隨著達戈貝特一世統治全法蘭克王國,開始將其統治重心從奧斯特拉西亞移出,並更為長期地將其駐蹕之所移到紐斯特里亞後,他就逐漸與原來的臣僚疏遠起來,轉而親近起紐斯特里亞貴族。達戈貝特一世自此便逐漸地喪失了他在奧斯特拉西亞貴族間累積的美好名聲,取而代之的則是奧斯特拉西亞貴族對他的滿腹怨言。隨後,由於達戈貝特一世在阻止薩莫對奧斯特拉西亞王國邊界侵擾無功後,奧斯特拉西亞貴族的不滿便由是爆發,他們隨即在宮相蘭登的丕平率領下發起了叛亂。達戈貝特一世很快地就派軍平息奧斯特拉西亞的叛亂,但出於安撫奧斯特拉西亞貴族的需要,他還是仿照當年其父立其為奧斯特拉西亞國王的故智,將自己年僅3歲的兒子西吉貝爾特三世(Sigebert III)立為奧斯特拉西亞國王。

633年,達戈貝特一世又得一子克洛維二世(Clovis II),為了使克洛維二世能在未來的王國中有一席之地與尊重紐斯特里亞貴族的意願,因此達戈貝特一世為此與奧斯特拉西亞王國西吉貝爾特三世議定,在達戈貝特一世辭世後,已與紐斯特里亞王國合為一體的勃艮地王國將交給克洛維繼承,而西吉貝爾特三世則保有奧斯特拉西亞王國。奧斯特拉西亞貴族雖然對於此協議頗有不滿,但礙於之前的叛亂失敗的影響,在達戈貝特一世的強大力量影響下,他們也不得不贊同這份協議。

637年,當居住於巴黎附近的塞納河畔埃皮奈莊園的達戈貝特一世忽得痢疾,由於病情加重,自知已將不起的達戈貝特一世於是火速召來紐斯特里亞宮相埃加(Aega),並將幼子克洛維二世託付給他。隨後達戈貝特一世便不治身亡,他的遺體很快地便被安葬於聖德尼教堂之中。而宮相埃加在接受遺詔後,也隨即召集紐斯特里亞與勃艮第貴族,遵照達戈貝特一世遺命,推舉克洛維二世為紐斯特里亞國王,並力抗來自西吉貝爾特三世的王位聲索,自此統一的法蘭克王國於是又再次分裂。

達戈貝特一世是法蘭克王國麥洛溫王朝最後一位掌握實權的君主,在他身後,他的子嗣們紛紛因無力應對日益坐大的貴族與宮相們,而淪為「睡王」。

達戈貝特一世雖然對於我們來說可能不怎麼知名,但他至今還被法蘭西人傳唱著,只是以一種頗具調侃的型式,在《好國王達戈貝特(Le Bon Roi Dagobert)》這首兒歌中,達戈貝特一世只是一個迷糊的國王,在歌曲的各個段落中總是以穿錯衣服出現,而一再為他的顧問努瓦永主教聖‧埃勞(Éloi de Noyon)所糾正。附帶一提,其實這首歌大約是法蘭西大革命時代的作品,一般認為歌曲中的達戈貝特一世其實是影射法蘭西國王路易十六的。

 

廣告

《約翰王──背叛、暴政與《大憲章》之路》讀後感

馬克‧莫里斯(Marc Morris)的這本書,最初是為了紀念《大憲章》簽署800周年而作的一本書,而這位作者本身就是研究中古英格蘭政治史的專家,因而在史料的運用與考證上,比起一般的歷史作家來說是扎實許多的,也因此讓我這個金雀花王朝的愛好者,即使在看過不少關於約翰與《大憲章》相關作品的人,閱讀完此書後,仍舊能對約翰這個人有比較多新的見解。雖然總體來說,對於約翰的評價確實沒能改變多少,但最起碼我開始覺得他不總是那麼失敗。

本書的頭幾章節,在安排上其實是很有趣的。作者並沒有按照時序來介紹約翰,而是以兩條時間線交錯的手法,呈現成為英格蘭國王前後的約翰生平,而這樣的安排雖然似乎有點錯亂,對於初次接觸約翰的人來說,也或許有點難以理解,但其實這樣的安排中,前後章節即使時空上有異,但彼此間又有不少隱然相聯的關係。這樣交錯的情況直到第10章起,兩條時間線才彙合在一起,然後約翰從這開始走向他那悲慘的結局。這樣的安排,從中我們可以見到早年約翰一連串冒進、背叛為他累積了龐大的負面資產,與他登基後,為了鞏固自身王權採取了種種苛政與暴行,為我們呈現出一個在軍事懦怯、不果斷,在政治上擅於耍手段拙劣小詭計,卻又慣於背信棄義、殘酷無情的君主,是怎麼讓其臣屬喪失對其的信賴,而使得其統治一再出現政治危機,最終積累成為一場巨大的政治災難(我指的不是《大憲章》,而是他晚年軍事、政治上的挫敗,而這場政治災難差點就要斷送了金雀花王朝對英格蘭王國的統治)。

就整本書來說,敘事流暢,而翻譯上除開少數瑕疵與錯誤,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問題。在閱讀上不會有遇上地雷的感覺,這點可以說是滿好的事。而作者細心地爬梳史料,並為我們說明各種運用史料的背景,也有助於我們理解約翰當代人士對他的歷史書寫時所存在的不公正與公允之處,對於我們重新檢視約翰這個人來說,可以說是提供了不少的幫助。

最後,如果我們簡單地回顧約翰這位失敗君主的一生,或許可以概略地以本書總結中的一段話來說明:「在約翰剛出生時,他的綽號是『無地王』,現在他離開了這個世界,仍然是個徹頭徹尾的『無地王』」。

波蘭國王雅德薇嘉

雅德薇嘉(Jadwiga)是波蘭國王盧德維克(Ludwik,他同時也是匈牙利國王拉約什一世 I. Lajos)與其第二任妻子波士尼亞的伊麗莎白(Elizabeth of Bosnia)的四女。由於盧德維克沒有男嗣,為了保住其後代的繼承權,因此他要求波蘭與匈牙利的貴族,承認其存世的兩位女兒的繼承權,並在其死後將王位分別交給兩位女兒(三女瑪麗將繼承匈牙利王國,而幼女雅德薇嘉則將繼承波蘭王國)。

由於盧德維克並無子嗣,因此雅德薇嘉與其姊凱瑟琳、瑪麗便成為婚姻市場中的搶手貨。1373年出生的雅德薇嘉,雖然上頭有兩位姊姊,但仍舊在出生一年內,就吸引了有不少貴族向盧德維克提出婚約請求。1375年3月4日,雅德薇嘉被許配給了奧地利公爵利奧波德三世(Leopold III)的長子威廉,並在三年後舉辦了一場臨時婚禮(這只是為了再次確認兩人的婚約,正式婚禮還是要等到雅德薇嘉成年才進行),隨後雅德薇嘉便前往奧地利,並暫居於維也納兩年。雖然雅德薇嘉在法律上對波蘭與匈牙利王國均保有繼承權,不過此時,上有二姊的他,如無意外的話是與王位繼承無緣的(在他出生的頭一年間,他的父親盧德維克才與波蘭貴族達成協議,以保障他們的特權為交換,允許盧德維克的女兒繼承波蘭王位,而當時選定的人選是他的次女凱瑟琳)。

不過到了1378年,由於凱瑟琳殤逝,局勢便產生變化,為了保住王朝的傳位,盧德維克努力說服波蘭貴族同意他的三女瑪麗接替凱瑟琳,雅德薇嘉則被安排到了匈牙利,準備作為匈牙利的王位繼承人。1380年,雅德薇嘉的繼承人地位為匈牙利貴族們所接受。然而兩年後,當盧德維克病逝後,他們的母親波士尼亞的伊麗莎白卻將12歲的瑪麗推上了匈牙利國王的位置。盧德維克死後,波蘭王國內對王位覬覦已久的貴族也因此蠢蠢欲動,波蘭隨即發生一連串的叛亂,大波蘭的貴族們因深受條頓騎士團的侵略之苦,而推戴馬佐夫舍王公齊莫維特四世(Siemowit IV)為王位繼承人。雖然西吉斯蒙德被派往波蘭王國平亂(順便為自己及未婚妻保住波蘭王位),但波蘭貴族對於來自德意志的貴族並無好感。因此,未參與叛亂的波蘭貴族不斷地與王太后伊麗莎白協商,最終於兩年後達成協議,同意由雅德薇嘉入繼波蘭王國,但與之相對的,雅德薇嘉未來則必須定居於波蘭,同時他的婚姻問題也被提出討論。

1384年10月15日,11歲的雅德薇嘉前往克拉科夫,接受格諾茲諾大主教等人於瓦維爾主教座堂為之舉行的加冕禮,自此他便成為「波蘭國王」。與其姊姊被稱為「匈牙利國王」一樣,雅德薇嘉被稱為「波蘭國王」,而非「波蘭女王」,這明顯地是為了強調他們的王權與統治地位,而他們的配偶則只是作為共治君主存在,而非因為迎娶了他們而自然成為該國的君主。

成為波蘭國王之後的雅德薇嘉,他的婚姻問題再次成為波蘭貴族關注的焦點。由於波蘭貴族對於德意志貴族心生反感,因此雅德薇嘉只得取消與哈布斯堡家族的婚約,並在波蘭貴族的牽線與許可下,與立陶宛大公雅蓋羅(Jogaila)另締婚約。雙方很快地便在1385年8月簽署了克雷沃聯盟,確定了雅德薇嘉與雅蓋羅的婚約與兩國共同對抗條頓騎士團的聯盟。雅德薇嘉與雅蓋羅隨後於1386年3月4日完婚,婚後雅蓋羅成為波蘭王國的共治國王。這樁婚姻為日後波蘭王國與立陶宛大公國的王朝聯合開了先例,同時也促進了立陶宛的基督教化,更為兩國共同對抗條頓騎士團國家建立了良好的基礎。

1392年,過去就覬覦著波蘭王位的西吉斯蒙德開始與條頓騎士團聯手,打算瓜分波蘭。但由於受到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對匈牙利王國侵擾的影響,西吉斯蒙德難以進一步展開對波蘭的進一步行動。隨後,由於條頓騎士團總團長康拉德‧馮‧瓦倫羅德(Konrad von Wallenrode)的謝世,條頓騎士團也改變對波蘭的態度,新任總團長康拉德‧馮‧容金根(Konrad von Jungingen)同意與波蘭進行談判。雅德薇嘉在此時展現出他是一位優秀的外交家,他憑藉著他的智慧與公正的美德,使得波蘭王國與周邊國家(除了西吉斯蒙德治下的匈牙利王國以外)的關係日趨緩和。

1395年5月17日,匈牙利國王瑪麗因騎馬事故身亡,根據原協議,雅德薇嘉將成為無嗣而終的瑪麗的王位繼承人,這使得喪偶的西吉斯蒙德與波蘭的關係更形惡化。不過,雖然雅德薇嘉具有合法地位,並已採用了匈牙利王位繼承人的頭銜,但他並不打算採取實際行動,進一步刺激與西吉斯蒙德的關係。不過這終究還是與波蘭主要的對手是北方的條頓騎士團國家有關,這使得雅德薇嘉不願意再於南方製造事端。此後,雅德薇嘉為了安撫條頓騎士團,而多次與條頓騎士團談判,與此同時,雅蓋羅則致力於解決他與他的堂兄弟維陶塔斯之間的糾紛。

雅德薇嘉與雅蓋羅結婚多年,卻始終未能誕下子嗣,這不免讓他們的婚姻關係產生一些磨擦。雖然雅德薇嘉在1399年6月22日生下一名女嬰,然而由於難產造成的後遺症,母女二人卻也在一個月之內雙雙過世。雅德薇嘉死後波蘭王位仍由雅蓋羅保有,而他雖然年過半百,但在雅蓋羅62歲時,還是順利地與第二任妻子生下了一子,從而確保了雅蓋羅王朝的傳位,只是這個王朝不再有安茹家族的血統了。

保加利亞沙皇薩穆伊爾

10世紀末,拜占庭帝國逐漸對保加利亞展開反擊,保加利亞沙皇鮑里斯二世被俘,保加利亞帝國走向衰微。正當拜占庭帝國蠶食東保加利亞之際,西保加利亞的貴族尼古拉挺身而出,一方面打敗其他保加利亞貴族,另一方面則率領保加利亞人保衛祖國。然而在大業將成之際,尼古拉伯爵卻意外身亡,於是他所領有的西保加利亞與馬其頓,便由其四個兒子(大衛、莫伊塞、阿龍、薩穆伊爾)分割統治。他們雖然同懷壯大祖國,向拜占庭報復之志,但同時也冀圖將國家混元一統。

在一致對外方面,四兄弟不斷地為了保衛西保加利亞,而與拜占庭帝國反覆征戰。在一開始,四兄弟對拜占庭帝國的作戰十分具有優勢,拜占庭帝國不但拿不下西保加利亞,還因此喪失了對保加利亞東北部、馬其頓南部、希臘北部等地。然而,不久之後,大衛與莫伊塞不幸戰死,而被俘的沙皇鮑里斯二世也與其弟羅曼自君士坦丁堡逃回,他們的逃歸給予了阿龍與薩穆伊爾兄弟更為合法的政治號召(不過鮑里斯二世在邊界被當成了拜占庭奸細被殺,因此他們便擁戴羅曼為沙皇,以為號召)。976年,作為幼弟的薩穆伊爾將其兄長阿龍排除,而其成為保加利亞帝國內的唯一實力派,他也因此取得國王之位(雖然上頭還有一個傀儡沙皇)。

由於薩穆伊爾接連擊敗拜占庭帝國,因此引來拜占庭皇帝巴西爾二世的報復。986年,巴西爾二世親領大軍進討保加利亞,在經過一小段順利的進軍後,拜占庭軍隊卻無法拿下斯雷德茨要塞。經過20天的圍攻,拜占庭軍隊對斯雷德茨要塞束手無策,只好收兵南下,但在途中卻落入薩穆伊爾精心準備的埋伏圈,拜占庭軍隊遭到致命的打擊,就連皇帝巴西爾二世都差點陣亡於此。慘敗而還的巴西爾二世一時無力組織反擊的軍隊,因而只能任由薩穆伊爾奪取普雷斯拉夫與普里斯卡兩座要邑。此後,拜占庭方面由於後院失火(小亞細亞方面發生叛亂),更是無力對付保加利亞人,一時暫緩了對保加利亞的作戰,於是雙方便在邊界發生一連串的衝突。

991年起,從戰亂中脫身的拜占庭皇帝巴西爾二世重新策劃了對保加利亞的戰爭與外交包圍,重啟了對保加利亞的戰爭。然而巴西爾二世的努力卻沒能收到回報,薩穆伊爾仍舊取得一連串的勝利,為自己累積了足夠的威望,因此當997年羅曼死去之時,他便自立為沙皇,正式登上保加利亞帝國權力的最高峰。

在薩穆伊爾的統治下,保加利亞帝國的疆域擴張到了塞爾維亞,直到亞德里亞海沿岸。此後他又透過與拜占庭的戰爭,收復東保加利亞,並將南馬其頓、希臘中部等地收入版圖。但隨著薩穆伊爾的統治進入高峰,他所面對的危機也隨之擴大。當1004年,薩穆伊爾統兵北進多瑙河地區時,屢受挫敗的拜占庭皇帝巴西爾二世便再起大軍北伐,自此薩穆伊爾可以說是走上了背運,拜占庭方面開始逐年進逼,而保加利亞方面則越來越難以維持戰線。到了1014年7月,保加利亞大軍於克留奇一戰為拜占庭痛擊之後,保加利亞受到慘烈的失敗。在拜占庭軍隊的攻擊下,1.5萬保加利亞軍隊被俘。為了給予保加利亞人震懾,皇帝巴西爾二世下令將每一百人扎瞎199隻眼,使其中一位獨眼者為其餘99人帶路,使他們得以返國。當10月6日,所有戰俘全部返國後,見到此種慘況的薩穆伊爾由於深受刺激,難以承受,因而當場猝死。

悲慘的威爾斯反抗者──格溫內斯親王大衛‧阿普‧格魯菲德

大衛‧阿普‧格魯菲德(Dafydd ap Gruffydd)出身自威爾斯北部格溫內斯親王國,祖父是鼎鼎大名的首位威爾斯親王盧埃林大王(Llywelyn ap Iorwerth, Llywelyn Fawr)。在盧埃林大王死後,大衛之父格魯菲德‧阿普‧盧埃林(Gruffydd ap Llywelyn)卻無此能力維持統一且獨立的威爾斯親王國,於是這個國家便又再度走向分裂。1241年,格溫內斯親王格魯菲德‧阿普‧盧埃林出於鞏固自身的統治,因此將其兩位幼子大衛與羅德里(Rhodri)交給英格蘭國王亨利三世作為人質。當1252年,大衛‧阿普‧格魯菲德年滿14歲(依威爾斯法的成年)時,獲封為卡墨邁領主(lord of the commote of Cymydmaen)。隔年他便因為這個封地,被要求向英格蘭國王亨利三世行臣服禮。

1255年,大衛‧阿普‧格魯菲德的兩位兄長,同為格溫內斯親王的盧埃林‧阿普‧格魯菲德(Llywelyn ap Gruffydd)與歐文‧阿普‧格魯菲德(Owain ap Gruffydd)發生內戰,一心想一統威爾斯的盧埃林‧阿普‧格魯菲德起兵挑戰自己的兄長歐文,意圖使自己成為唯一的格溫內斯親王。大衛因支持長兄歐文,而與盧埃林為敵,然而即使他們兄弟聯手,也仍不敵盧埃林,大衛在布恩德溫一役中兵敗被俘。不過一年之後,大衛便取得盧埃林的諒解與信賴,從而重獲自由並受到他的重用。

1262年,盧埃林趁著英格蘭內戰之機,與第二次男爵戰爭的叛軍領袖西蒙五世‧德‧蒙福特(Simon V de Montfort)結盟,藉以向盤據於南威爾斯的邊地諸侯發起進攻。1263年,大衛卻選擇加入英格蘭國王亨利三世那一邊,而與盧埃林為敵。1267年盧埃林被迫向英格蘭國王亨利三世稱臣,而獲得英格蘭國王承認其為獨立自主的威爾斯親王後,大衛再度與盧埃林達成和解。1272年,盧埃林趁著亨利三世新逝之機,起兵反英,一時威爾斯人的志業似乎有成。然而,愛德華一世返國,並於1274年展開反攻後,大衛卻捨棄了親人,加入英格蘭的陣營。受到愛德華一世穩扎穩打,與威爾斯貴族的倒戈影響下,盧埃林只得出降乞和。而大衛也在不久之後,又一次地與自己的兄長達成和解。

1282年棕枝主日的前夜,大衛趁著夜黑風高,全副武裝地前往哈登城堡,襲殺了城主羅傑‧克利福德,並奪佔哈登城堡。隨後,整個威爾斯在大衛的鼓動下,也展開了接連不斷的叛亂,英格蘭官員或被矇騙,或被誘捕,英格蘭人的城堡也紛紛易主。雖然起初盧埃林公開否認他有參與其中,但他仍在背後給予大衛支持。威爾斯的叛亂,再次招來愛德華一世的反擊,雖然威爾斯人反抗地十分強烈。盧埃林於是便在北威爾斯主導戰局,大衛則在威爾斯各地發起游擊,牽制英軍入侵的腳步。

雖然威爾斯軍隊奮勇作戰,取得不少戰果,但面對英格蘭源源不絕的軍隊增援,局勢卻始終算不上樂觀。1282年12月11日,威爾斯親王盧埃林於伊爾馮橋遭到英軍伏擊,戰死沙場,大大打擊了威爾斯軍的士氣。大衛雖然隨即繼承了名義上的威爾斯親王,繼續領導威爾斯人,然而在喪失大量根據地的情況下,大衛的軍隊也只能多支持一年。到了1283年4月,威爾斯人最後的堡壘便為英軍所攻克,從此威爾斯人再也無力與英軍對壘。於是大衛等人開始了兩個多月的躲藏歲月,不幸的是,大衛最後還是遭到叛徒出賣,於6月22日被解送到愛德華一世的手上。

6月28日,英格蘭國王愛德華一世在這次叛亂的主要參與者都被捕獲後,便下令對他們進行審判。9月30日,審判確定,大衛被定以死刑。由於愛德華一世認為大衛的叛亂乃一嚴重的叛國罪行,為了殺雞儆猴,他下令要使大衛緩慢而痛苦地死去。於是,10月3日,大衛隨即被送上絞架,在他行將斷氣之前,又活生生地將他的肚皮劃開,使之肚破腸流,流出的內臟便在其眼前燒去。在他痛苦地死後,又將其分屍,四肢被送往四座英格蘭城市示眾,而頭顱則送到倫敦塔與他的哥哥盧埃林"聚首"。大衛所受的英式車裂之刑,自此以後才開始被運用在對付"罪大惡極"的叛國者身上,而他很不幸的成為這種酷刑的第一位受刑人。

拉格斯之戰

拉格斯之戰發生於蘇格蘭克萊德灣的戰役,交戰雙方分別是挪威王國與蘇格蘭王國。這次的戰爭肇因於挪威國王哈康四世意圖重申挪威王國對蘇格蘭西部海岸地區的主權,因而與蘇格蘭軍隊發生衝突。自8世紀的維京時代起,隨著挪威人對外四處擴張,在北大西洋各地也先後建立起許多維京邦國。到了挪威王國統一之後,歷代的挪威國王便致力於收攏北大西洋各地維京邦國的控制,於是一直到13世紀挪威國王對蘇格蘭沿海地區(奧克尼群島、赫布里底群島,一直到愛爾蘭海的馬恩島均如是)雖然控制力逐漸減退,但仍保有不少領地。克萊德灣地區也是如此,這個地區從12世紀初以來便服從於挪威國王的權威,然而到了13世紀中期,隨著蘇格蘭國王亞歷山大二世與其子亞歷山大三世試圖將其勢力伸入此一地區之後,挪威國王在當地的主權便不斷受到挑戰,而統領當地的領主們由於感受到蘇格蘭王國的壓力,也逐漸轉而承認蘇格蘭國王的統治權威,這就使得挪威與蘇格蘭兩國在此地的爭奪越演越烈。

1263年,當蘇格蘭國王亞歷山大三世嘗試向挪威國王哈康四世購買群島地區的主權卻遭到拒絕後,蘇格蘭國王亞歷山大三世便改派軍隊以武力襲擾天空島(Isle of Skye,內赫布里底群島最北也是最大的島嶼),以壓迫該地區的領主轉而歸順於他。受到蘇格蘭王國動作頻頻的影響,挪威國王哈康四世於是便在1263年夏天帶領著艦隊前來此一地區「視察」,以重申其主權。在挪威國王哈康四世的視察下,當地領主紛紛給予熱情的款待,而哈康四世的艦隊也一路南下到克萊德灣,哈康四世的艦隊隨後便於阿蘭島駐泊。面對挪威王國的回應,蘇格蘭方面也不甘示弱,他們於是派出使者與挪威國王哈康四世爭論蘇格蘭王國對克萊德灣地區的主權,並因此與哈康四世發生爭吵。作為回應,哈康四世很快地就派出軍隊襲擾了這一地區,並將軍隊進逼艾爾郡(位於不列顛島上)的海岸。

隨著季節入秋,北海地區的天氣開始轉差,為了過冬,因此哈康四世決定率領艦隊前往奧克尼群島。但是在9月30日夜晚,當哈康四世的軍隊從坎布雷島出發後,由於受到惡劣海象的影響,挪威艦隊部分船隻在暴風雨漂流並擱淺在蘇格蘭本土的拉格斯。次日一早,受困於陸上的挪威船員便受到當地蘇格蘭部隊的襲擾,造成挪威人的死傷。得知消息後,哈康四世隨即派兵馳援受困的部隊,打算解救受困的船隻。然而當10月2日,挪威人正在解救船隻離開擱淺的海灘時,蘇格蘭軍隊便在王室總管亞歷山大‧鄧唐納德率領下抵達現場。裝備精良的蘇格蘭軍隊很快地便對挪威人發動攻擊,雖然挪威人奮力迎擊,但最終仍然兵敗。蘇格蘭軍隊在將挪威人消滅後隨即退出戰場,次日早上挪威人再次派人前來收拾戰場,將戰死的同僚遺體帶回。

這場戰爭雖然後來被蘇格蘭史家泫染為一場大捷,但事實上整個戰鬥的時間並沒有很長(不過數小時),動員兵力十分有限(雙方各百餘人),且挪威艦隊在此次戰鬥中也沒受到損害(因為蘇格蘭軍隊所殲滅的不過是擱淺船隻援助行動的小分隊而已)。此後,挪威軍隊仍在哈康四世的率領下安然地在奧克尼群島渡冬。只是哈康四世十分不幸地在渡冬期間因病過世,迫使初繼位的馬格努斯六世不得不迅速從蘇格蘭事務上抽身,以穩定挪威內部不穩的局面。於是在這場不重要的戰役後三年,挪威王國便與蘇格蘭王國簽署了《伯斯條約》,挪威王國將赫布里底群島與馬恩島的主權租賃給蘇格蘭王國(為此蘇格蘭王國每年得支付4000馬克,不過後來挪威發生內戰,蘇格蘭王國就趁機賴帳,而這兩地也就順勢被蘇格蘭王國給吞了),同時蘇格蘭王國則承認挪威王國對昔德蘭群島與奧克尼群島的主權。

天賜之王──法蘭西國王菲利普二世

法蘭西國王菲利普二世(Phillip II,1165-1223)是卡佩王朝最偉大的君王,他將衰弱的法蘭西王權重振起來,強大的諸侯從此無法與王室抗衡。菲利普二世的綽號叫「奧古斯都(Auguste)」,這一綽號源自於他的出生月份──八月(August)。這個月份得名自羅馬帝國皇帝屋大維的稱號:「奧古斯都」。菲利普的綽號便是取自八月與奧古斯都的諧音而來的詼諧綽號。由於菲利普的出世是在萬眾期待下誕生的(因其父路易七世當時已經45歲,就當時而言,已經算是老人了。而此前路易雖有三個女兒,但因女性無繼承權,卡佩王朝面臨斷絕的危機。為此路易還先後同其王后阿奎丹的埃蓮諾與卡斯提爾的康斯坦絲離婚。其中又以埃蓮諾改嫁安茹伯爵亨利,影響最大。改嫁後的埃蓮諾一連為亨利生了5個兒子、3個女兒,其中又以獅心理察與約翰最為知名。亨利也因為此次婚姻,成為法蘭西國王的頭號大敵),為了使菲利普順利誕生,路易七世與其妻香檳的阿黛勒(Adèle of Champagne)不知為此向上帝禱告了多少次。也因此,菲利普二世也被稱為「上主所賜(Dieudonné)」,而他的出生日期,便罕見地被準確地記錄下來。

菲利普二世誕生

早在其父路易七世死前,於公元1179年,菲利普二世便依例被加冕為法蘭西國王。這是為了確保世襲制所做的方式,在前任國王在世時,加冕其子為共治國王,同時也預示臣下,這位新加冕的國王將成為未來的統治者。這一習慣到了菲利普二世之後便不再舉行了,因為經過菲利普二世的努力,這一習慣便不再需要,王位的世襲制度也已經被確保了。隔年,路易七世辭世,將要成年的菲利普二世成為法蘭西王國唯一的國王。他所要面對的除了攝政們(主要是來自香檳地區的貴族)對朝政的干預,還有各地諸侯的各自為政。當時,法蘭西國王除了法蘭西島(巴黎周圍地區)外,無法將號令傳達到法蘭西王國的其他部份,就連在法蘭西島內,國王也必須面臨到各地方侯爵對王權的挑戰。

菲利普二世加冕為法蘭西國王

早在其父辭世之前,菲利普二世為了擺脫攝政們的控制,便與海諾伯爵鮑德溫五世之女海諾的伊莎貝拉(Isabelle of Hainaut)成親,藉此獲得阿圖瓦地區為嫁妝。此舉給予香檳攝政們頗大的震撼,一則國王已經展示出他不再受制於人,二則法蘭德斯一向與香檳對立,與屬於法蘭德斯的海諾伯國聯姻,無疑地將會引進法蘭德斯人的力量到王廷來,從而削弱了香檳人的政治力量。然而,這次的婚姻並不為菲利普二世的母親所贊同,他不希望因為這樁婚姻,使法蘭德斯人的力量進入王廷,削弱了娘家香檳人的實力。事有湊巧,法蘭德斯伯爵亞爾薩斯的菲利普(Philippe of Alsace , count of Flanders)此時與菲利普二世因細故,產生芥蒂,於是法蘭德斯伯爵轉而與香檳伯爵聯手反對菲利普二世。菲利普二世於是立即出手,他首先以離婚為要求,迫使岳父海諾伯爵與法蘭德斯伯爵畫清界線,並運用外交手段,拉攏法蘭德斯伯爵的盟友──布拉邦特公爵亨利一世(Henry I , Duke of Brabant)與科隆大主教菲利普‧馮‧興斯貝格(Philipp von Heinsberg , Archbishop of Cologne),從而拆散了法蘭德斯伯國可能造成的威脅。另一方面,他為了對付香檳-布洛瓦伯爵家族,他轉而向法蘭西境內最強大的諸侯,同時也是英格蘭國王的亨利二世同盟,從而牽制了香檳伯爵。與亨利二世的同盟一方面牽制了香檳-布洛瓦家族外,還對法蘭德斯伯爵的反叛產生了積極的效果。在法蘭德斯伯爵反叛時,由於英格蘭國王亨利二世與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弗雷德里希一世作壁上觀,使得菲利普二世得以率領大軍迫降法蘭德斯伯爵,從而擴張了法蘭西國王在法蘭西東北地區的領土。

菲利普二世

在解決攝政們的鉗制與獲得法蘭西東北諸多封邑後,菲利普二世轉而對付他最大的敵人──金雀花家族。由於金雀花家族勢力十分強大,於是菲利普二世深知無法正面與之對敵,於是不斷地挑撥金雀花家族的內爭。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支持亨利二世的諸子,向其父挑戰。雖然成功地削弱了金雀花家族的力量,但收穫並不大。在與亨利二世之子獅心理察結盟時,菲利普二世不惜以其姊愛莉斯(Alys)嫁予理察,但此二人始終未成親。亨利二世死後,理察順利繼承王位,成為英格蘭國王。理察與菲利普二世不久之後便響應號召,一同參加了第三次十字軍。在前往聖地的路上,雙方一直產生爭執。先是理察決定悔婚,改迎娶納瓦爾的貝倫嘉莉亞。再者,理察在西西里島介入西西里王國的內爭,一則延宕十字軍的行程,二則理察居然吞沒所有的戰利品。到了巴勒斯坦的亞克城時,先到的菲利普二世徒勞無功,又與理察發生統帥權之爭,菲利普二世一怒之下,撤兵回國。

菲利普二世與理察一世參與十字軍

回國後的菲利普二世,更加積極謀畫奪取金雀花家族的領土,他先派人假傳理察的意旨,向諾曼地公國討取其姊之前給與理察作為嫁妝的封邑,但理察的部下並不中計。由於,菲利普二世知道他不能冒著給處以破門律的危險,強奪土地,於是他只好另謀方法。在理察長年在外征戰之際,菲利普二世便挑動理察一世的幼弟約翰起兵反叛,而他便趁火打劫。然而,約翰的反叛卻因其母與眾大臣的反對而告失敗。所幸,從聖地返國的理察在途中,為其夙敵奧地利公爵利奧波德五世所擄,並被進獻給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亨利希六世。從此,理察一世便開始他漫長的牢獄生涯,最後在英格蘭王國上下為其籌措贖金後,才告釋放。為了阻止理察返國,菲利普二世與約翰不惜以更高的代價,企圖使皇帝亨利希六世繼續關押理察,然而,因亨利希六世不願毀棄諾言,於是理察順利被釋回,而菲利普二世為此傳給了約翰一封知名的短信:「小心!惡魔已經放出來了!」

理察的回國意謂著新一輪的英法戰爭將全面爆發,之前金雀花家族失陷於菲利普二世的土地,在理察重掌兵符的狀態下,被一一收復了,終理察之世,菲利普始終無法長期保有他自金雀花家族奪來的土地。然而,一場天賜的意外給予菲利普二世重新開始他的擴張野心。理察一世意外地在一場小規模的圍城戰中遭射殺。菲利普二世不失時地度挑起金雀花家族的內鬨,約翰與其姪子不列塔尼公爵亞瑟兵戎相見,而菲利普二世一如往昔地,從中謀利。同時,菲利普二世更利用約翰與呂濟尼昂家族的婚姻糾紛,行使宗主權,沒收了約翰在法蘭西的領主權,並揮師入侵約翰的封邑。此次收獲極豐,諾曼第、不列塔尼、緬因、安茹大部分的土地都落入菲利普之手。雖然,約翰擊敗了亞瑟,但他幾乎喪失了在北法蘭西的所有土地。為報此仇,約翰與其外甥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鄂圖四世(Otto IV)、法蘭德斯伯爵費南德(Fernando , Count of Flanders)聯手,組成反法同盟,向法蘭西發動進攻。原本,菲利普二世在敦克爾克一帶聚集艦隊,企圖一舉登陸英格蘭,然約翰為求自保,竟向教皇行臣服禮,使英格蘭王國直接置於教皇的保護之下。菲利普只好將矛頭轉向法蘭德斯,一開始,法軍連陷布魯日、伊普爾等城,但當法軍圍攻根特時,英格蘭艦隊突然出現,痛殲了法軍艦隊。在海戰進行的同時,法軍也橫掃了法蘭德斯各地,但當菲利普二世得知奧圖四世率領大軍前來時,他自知兵力不及,於是緊急收縮戰線。然而,法軍仍舊在法蘭西北方大城里爾一帶被奧圖四世的大軍追上,雙方於是在布汶(Bouvines)展開戰鬥。法軍英勇奮戰,終於將反法同盟擊潰。布汶一戰不但鞏固了法蘭西王權,也使得鄰國產生政治上的大地震。在英格蘭,貴族們不滿國王約翰的專制與無能,迫使國王簽署了《大憲章》;在神聖羅馬帝國,韋爾夫家族的鄂圖四世在與霍亨斯陶芬家族的鬥爭中失敗,他的帝位被廢,韋爾夫家族也不再有挑戰霍亨斯陶芬家族的力量。

布汶會戰

菲利普二世除了在武功方面表現卓越外,在文治方面他也是首屈一指的。在位期間,他積極建設巴黎,使巴黎成為法蘭西王國的中樞,也為日後奠都巴黎打下基礎(當時是採巡遊王廷,國君在何處,政府便在何處,每年國王都必須在其領地到處走動)。菲利普二世建設巴黎的同時,他也給與巴黎市民享有自治權,並賦予巴黎大學免稅與免受刑事、民事裁判的特權。菲利普二世一生的功業卓著,無怪乎 KOEI 要在《成吉思汗IV》中給予他政治、武力、智力均超過94的能力值,真是當之無愧啊!(也太變態了!)

菲利普二世的功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