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餓啊!丹麥國王奧拉夫一世

奧拉夫一世大約出生於1050年,他是前代丹麥國王斯韋恩二世之子。斯韋恩二世死後,先後有五位兒子繼承了他的王位,奧拉夫一世是這當中的第三位。

在其兄卡努特四世統治期間,奧拉夫一世出任石勒蘇益格公爵,並於1085年在卡努特四世的號召下,參與了一場謀奪英格蘭王位的鬥爭。不過這場戰爭由於卡努特四世因故遲到,未能在部隊解散前領導遠征,因此在此期間,奧拉夫一世成了這隻軍隊的領導者。事後,出於對奧拉夫一世野心的恐懼,卡努特四世於是將他的地位轉交給另一個弟弟埃里克一世,而將奧拉夫一世派至法蘭德斯伯國擔任人質。

1086年,卡努特四世在一場政變中,被謀殺於歐登塞的聖阿爾本修道院中。僅管奧拉夫一世仍在法蘭德斯,但他還是在隨後於維堡舉行的庭格大會中被推舉為國王。庭格大會並安排了奧拉夫一世的弟弟尼爾斯前往法蘭德斯伯國迎接奧拉夫一世,同時也接替他成為人質。奧拉夫一世回國後,弟弟埃里克一世自覺不妙,於是便逃往了斯堪尼亞。

奧拉夫一世運氣不太好,整個統治時期剛好遇上大荒年,連年歉收導致飢荒不斷,讓丹麥人對他的印象只剩下「飢餓」兩字,因此他便被冠上「飢餓王」的綽號。當時的丹麥人相信由於前王卡努特四世是堅持於基督教信仰的君主,卻在教堂中遭到叛軍的謀殺,因此連年的飢荒,實為上帝所降之懲罰。不過其實奧拉夫一世統治的那幾年間,剛好遇上了歐洲整個進入比較乾燥的時期,而這些旱災並不只有發生在丹麥而已。不過,由於奧拉夫一世對教會的立場不似其兄長一樣,他為了鞏固王權,而對教會有著諸多限制,於是天罰之說就更顯得「真實」了。

1095818日,奧拉夫一世因不明原因死亡。有的人認為他是作為請求上帝寬宥的犧牲品,自殺以求上天解除天罰。不過真正的死因至今仍不清楚,且他也是唯一一位安葬地不明的丹麥國王。死後,他的弟弟埃里克一世返國繼位,這位幸運的弟弟由於個人品格與統治期間的風調雨順,因此被稱為「良善王(Ejegod)」,而讓丹麥人頗為懷念,這恐怕會讓奧拉夫一世羨慕不已吧!

匈牙利的聖君──國王伊斯特萬一世

伊斯特萬一世(I. István)出身自阿爾帕德家族,為匈牙利大公蓋札(Géza)的獨子。他本名沃伊克(Vajk),這是源自突厥語"baj"的名字,本意是"英雄"、"王子"、"富人"。不過,在伊斯特萬一世接受羅馬公教信仰後,他便捨棄了這個異教名,改以基督教殉道者聖斯德望為其教名,稱作伊斯特萬。雖然我們很清楚他是因為改宗而更名,然而對於其確切改宗的時間,則歷來有頗多爭議。

997年,蓋札過世,伊斯特萬一世於埃斯滕戈姆召集大會,並在會議中得以繼承其父蓋札之位,成為匈牙利大公。然而,伊斯特萬一世的地位並非毫不受挑戰的,當時他只能掌握潘諾尼亞平原的西北部,其餘地區仍在其他匈牙利王公手中,其中尤其是紹莫吉公爵科潘尼(Koppány)對他深具威脅。不過伊斯特萬一世透過與巴伐利亞的聯姻,取得來自德意志方面的援助,加上其他地方貴族的支持,最終將受異教戰士支持的科潘尼擊敗,從而成為擁有實權的匈牙利大公。1000年12月25日,伊斯特萬一世在在教皇西爾維斯特二世主持下加冕為國王,成為匈牙利的第一任國王。

在伊斯特萬一世統治期間,引進了西方的政治與宗教,不但使馬扎爾人由異教信仰改變為羅馬公教的信眾,同時也使得馬扎爾人擺脫過去的遊牧部落的社會形態,轉變為封建制王國。伊斯特萬一世打破了傳統按氏族劃分人民的生活方式,將國家分割為不同的行政區,而由各封建諸侯代為統治。

在對外發展上,伊斯特萬一世於1027年自波蘭國王梅什科二世手中奪取了斯洛伐克,從此斯洛伐克便一直處於匈牙利王國的統治之下,使得該地成為聖伊斯特萬王冠領地的組成部分,直到一次大戰奧匈帝國解體,斯洛伐克才得以脫離匈牙利獲得獨立。

1031年,伊斯特萬一世存世的獨子伊姆雷(Imre)在狩獵時負傷辭世,造成王位繼承危機。由於此時伊斯特萬一世的身體越來越差,而眼前第一順位的王位繼承人瓦祖爾(Vazul)立場又被懷疑偏向異教,伊斯特萬一世為了防止異教復辟,於是指定他的外甥威尼斯總督之子彼德‧奧爾塞羅(Peter Orseolo)為繼承人,同時為了防止意外,伊斯特萬一世將瓦祖爾下獄並弄瞎,他的三個兒子利凡特(Levente)、安德拉什(András)及貝拉(Béla)也被逐出匈牙利王國。

年老體衰的伊斯特萬一世最終於1038年8月15日逝世,死後被安葬於塞克什白堡。然而他生前的布局並無法讓彼德‧奧爾塞羅穩定接班,此後匈牙利王國便陷入內外交鬨的困局之下,經過連年的戰火摧殘,直到1077年,才隨著瓦祖爾之孫拉斯洛一世(I. László)繼承王位才得以終結這近半個世紀的災難。

伊斯特萬一世在生前死後都享有美譽,作為匈牙利王國的初代國王,此後匈牙利王國往往以其之名,被代稱為聖伊斯特萬王冠領地。而他本人也在死後半個世紀就得以封聖。另外,伊斯特萬一世死後,他的右手由於沒有腐爛,因此匈牙利人將這隻被稱為「神聖右手」的遺骸視為聖物,安放在位於首都布達佩斯的聖伊斯特萬聖殿之中,供後人景仰。

中世紀的加冕禮──鄂圖一世篇

鄂圖一世為東法蘭克國王”捕鳥者”亨利一世的次子。與當時的習慣不同的是,鄂圖一世早在亨利一世生前便已經被指定為唯一的王位繼承人。早在929年,東法蘭克國王亨利一世便趁著剛打敗斯拉夫人之機,於奎德林宮庭會議上將鄂圖一世指定為王位繼承人,並獲得權貴們的同意。這項決定改變了自麥洛溫王朝以來,法蘭克人由諸子共同繼承的習慣。

936年,亨利一世在其病重之際,於埃爾富特召開宮庭會議,再次確認鄂圖一世的王位繼承權,並且將亞琛確定為國王選舉地,這一選擇無疑地有很強烈的政治目的──將東法蘭克王國與查理大帝聯繫起來,同時也是為了向前一陣子在蘭斯登基為西法蘭克國王的路易四世宣告,不久前被其占領的卡爾施塔特是屬於東法蘭克王國的領土。

在完成王位安排後,亨利一世的病情持續惡化,不久便撒手人寰。亨利一世死後五周,東法蘭克王國的貴族們根據埃爾富特宮庭會議的決議,於亞琛舉行王位選舉。這場王位選舉大典經過精心的布置,選舉首先於加洛林大會堂的列柱前廳舉行,東法蘭克王國的部族公爵與其他世俗貴族群眾一堂,他們按照傳統將新君送上王座,並向他行禮,宣誓效忠。於是鄂圖一世便「依照他們的習俗」成為了國王。

接著,鄂圖一世身穿法蘭克人的服裝走進教堂之中,由美因茨大主教希爾德貝特領到教堂中央,並由大主教將「由上帝挑選、先王亨利指定、全體諸侯推舉為國王的鄂圖」介紹給在場的所有人。在場的群眾一如預期地對這位國王當選人報以熱烈掌聲,以表同意。隨後鄂圖一世便被領到祭壇前,由大主教一一交付給他國王的象徵物,隨後便接受由美因茲大主教與科隆大主教共同主持的塗油禮及加冕。加冕後,鄂圖一世登上位於大教堂中的查理大帝御座,並在此參與彌撒。

在完成選舉大典的世俗與宗教部分後,鄂圖一世前往行宮舉行加冕宴會。在宴會中,部族公爵們分別象徵性地擔任宮廷職務,洛林公爵擔任大司庫、法蘭克尼亞公爵擔任膳務總管、施瓦本公爵擔任大獻酌官、巴伐利亞公爵擔任大司馬。透過此一儀式,正式宣告鄂圖一世成為東法蘭克諸公國共同的君主,展現出東法蘭克王國的王權、貴族與教會通力合作,一致擁戴鄂圖一世追續查理大帝的大業。

錯誤連篇的歷史地圖:1943年

這張圖的錯誤最主要是將獨立的與半獨立的派系都獨立畫出,不論我們是以政權/國家的角度,還是勢力的角度來看,這張圖的錯誤都是滿大的。

一、若以政權的角度來看,當時的中國(以清帝國滅亡時的疆域論)應分為西藏噶廈政權(西藏、西康西部)、蒙古人民共和國(蒙古)、滿洲帝國(滿洲、熱河)、中華民國南京國民政府(華北大部、華東與部分華南地區)、中華民國重慶國民政府(華中、華南大部、陜甘寧青新、西南各省、西康東半)、圖瓦人民共和國(唐努烏梁海)。

二、若以勢力論,除開西藏噶廈政權、蒙古人民共和國、滿洲帝國、圖瓦人民共和國為單一勢力政權外,在兩個國民政府底下都各有不同的地方勢力:

1.南京國民政府:西蒙部分為蒙疆聯合自治政府(德穆楚克棟魯普);華北部分為華北政務委員會(王克敏,原中華民國臨時政府,軍隊為華北綏靖軍;該軍前身稱為華北治安軍)與華中的國民政府直轄區(汪兆銘,軍隊為和平建國軍)。

2.重慶國民政府:大致來說,蔣介石的中央軍控制了兩湖、川東、甘肅、陜西、貴州;桂系掌握廣西與安徽(未失陷區域);粵系(余漢謀)雖已半中央化,但仍掌握廣東;滇系(龍雲)掌握雲南;盛世才掌握新疆;寧馬掌握寧夏;青馬掌握青海,兼及甘肅河西;晉系(閻錫山)退守晉西南一隅,而在綏西的傅作義雖名義上仍歸晉系,但已成為半獨立系統;中共主要的政權在陜北,但在華北已頗有力量,江南也還有一小點飛地。

PS:寧馬並不曾掌握甘肅,甘肅此時的軍政大權是在中央軍手上(第八戰區總司令朱紹良、省主席谷正倫),雖然河西地區可能掌握在青馬手上,但主要的甘南地區則是由中央軍胡宗南部駐守。因此地圖將之畫給了寧馬,就是明顯的錯誤。

錯誤連篇的歷史地圖:1932年

這張圖宣稱是1932年的軍閥割據圖,不過一如其他類似的地圖一樣,還是充滿了錯誤:

1.新疆:1932年的新疆仍由金樹仁統治,但此時哈密已在和加尼牙孜、堯樂博士等人的領導下發生民變,哈密變民集團在1932年第二次引馬仲英入新疆,此時哈密變民集團與馬仲英部已據東疆(哈密、吐魯番),對省府造成威脅。然金樹仁下台是在1933年的政變之中,因此不可能是盛世才主新。

2.外蒙古部分:此時的蒙古人民共和國,國家實權雖掌握在霍爾洛‧喬巴山手上,不過此時的國家領袖(總理)先後是清格勒泰‧吉格吉德扎布(任期至1932年7月2日)與博勒吉德‧根登(自7月2日起)。因此是否以霍爾洛‧喬巴山為該地區的領袖是可以商榷的。另外該地顯然將已經另外獨立的圖瓦也畫入了。

3.青海:1931年馬麒過世後,是由馬麟接任,一直到1936年他的地位才被馬步芳取代。

4.甘肅:孫蔚如只是楊虎城的部屬,他只在1932年短暫地以甘肅宣慰使的名義進到甘肅,以收拾去年雷馬事變後的殘局。雖楊虎城有意派孫蔚如鞏固並擴大在甘的影響力,但事實上甘肅還是由各地的小軍頭所割據,比如河西就處於寧馬馬步青的統治下,隴東在陳珪璋控制下(不過同年陳被孫給殺害),隴西南為魯大昌所控制,馬仲英則據有酒泉等。後中央派入邵力子為省主席,胡宗南部也隨之入甘,於是孫蔚如等陜軍便陸續退出甘肅。因此,這邊如果不細分,則應以戰亂區標示為宜。

5.西康: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嘉措所領導的西藏所掌握有西康西部,但東部西康實在劉文輝之手。

6.滿洲:由於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至1932年時,東北軍已喪失東三省之統治了,實際僅控制熱河、察哈爾、河北三省。

7.察哈爾:察哈爾時為東北軍所控制,但事實上此地是安置在中原大戰後收編的西北軍宋哲元部,因此這邊也可以視為西北軍宋哲元部的控制區。

8.四川:1932年正值四川發生兩劉大戰(叔姪戰爭),當時在川的實力派除劉文輝、劉湘之外,就是田頌堯、鄧錫侯、楊森、劉存厚,其中楊森與劉存厚實力最弱。

[無責任翻譯]殭屍審判:教廷史上的低點

此後,斯蒂芬(Stephan)將教皇福爾摩塞(Formosus)從他的墳墓中移出來,將他置在使徒寶座上,並命令一位助祭代他答辯,(審判後)他的使徒法袍被剝去,屍體則拖過大教堂。血從他口中流出,他被扔進了河裡。」~《阿勒曼尼年代記》所記發生於897年羅馬的事件。

這位編年史家所提及一位現任教皇對著其前任的屍體進行審判的怪事,便是臭名昭著的殭屍審判。這麼詭異的審判,也許是教廷史上的最低點。然而,歷史學家最近的研究則為我們揭露了事件發生的原因。

殭屍審判的被告教皇福爾摩塞,他於891-896年間擔任教皇。在成為教皇之前,擔任波爾都斯主教的福爾摩塞參與了諸多重要事件。他在對保加利亞人宣教的事業上,取得一些成果,但也為此在教廷中樹敵不少──他遭到指控意圖成為保加利亞大主教,甚至覬覦教皇宗座,並因此遭到前任教皇的開革。然而,當這位教皇去世時,他被恢復主教職務,並在之後當選為新的教皇。

與此同時的西歐,加洛林帝國行將就木。這個強大的帝國走向衰微,維京人開始侵襲北方,而在南方則有穆斯林的進擊。經過七年的無能的統治,皇帝"胖子"查理遭到罷黜,幾個星期後他便過世。然而,卻沒有一個人具有強大的統治能力能接替他的位置,帝國於是分裂。編年史家普呂姆的雷吉諾(Regino of Prum)總結了888年"胖子"查理死後的情況。

在他死後,遵守其權威的王國就好像缺少了一個合法的繼承人,王國遭到分解,而不再推舉一個天生的共主,每個膽敢自稱為王的人分割著國土。這個大戰的起因,不是因為法蘭克人缺乏高貴、有勇氣與智慧,可統領萬機的君主,相反地是因為大伙都具有相當的血統,權威與力量擴大了彼此的不和。然而沒有一個人有辦法成為人上之人,讓其他的人遵守他的統治。對於法蘭克王國來說,因此產生了許多控制王國政府的強人,但他們沒有人有足夠的運氣,能在這場權力遊戲中摧毀對手。

當各方勢力在歐洲各地發生衝突時,他們也介入了教廷政治。自800年查理大帝加冕以來,教廷被視為唯一可以合法性地任命皇帝的機構。但是,正如麥克‧愛德華‧摩爾(Michael Edward Moore)所言,「到了福爾摩塞時,為皇帝施行塗油禮與其說是祝福,不如說是一種詛咒。由於他們具有加冕西方皇帝的能力,並且他們在政治與宗教世界中處於中心位置,教皇於是被這個因為暴力統治而快速變化的世界所吞噬。

教皇福爾摩塞由於與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斯波萊托的居伊三世(Guy III of Spoleto)為敵,因此說服了東法蘭克國王卡林西亞的阿努爾夫(Arnulf of Carinthia)入侵義大利,將居伊逐出羅馬。作為交換,教皇於896年2月22日在羅馬將阿努爾夫加冕為新的皇帝。

896年4月4日,福爾摩塞去世,葬於羅馬教堂之中。他的繼位者是班乃迪克六世(Boniface VI),不過他在飽受痛風奪去性命之前,只擔任了15天的教皇。隨後,取代他的是福爾摩塞的夙敵,斯蒂芬六世(Stephen VI)。

在此之際,皇帝阿努爾夫遇到風暴,並返回位於阿爾卑斯山北麓的家鄉。隨後便因身體健康日差,死於899年12月8日。

897年1月,教皇斯蒂芬六世下令打開福爾摩塞的墳墓,將他的屍體挖出。他希望對前教皇進行審判,罪名是支持阿努爾夫國王成為皇帝,以及多年以來垂涎教皇寶座。他被指控違反普通法、作偽證,以及非法擔任主教。即使福爾摩塞早已身亡數月,斯蒂芬仍舊渴望對他的屍體進行報復。

腐朽的屍身作為被告被置放到寶座上,與擔任原告的教皇斯蒂芬一同出庭應訊。同時,一位年輕的助祭負責為福爾摩塞辯護,這是多麼令人感到衝擊的景況。據各方史料,教皇斯蒂芬對他已死的前任咆哮,要他回答對他的指控。編年史家克萊莫的柳普蘭德(Liutprand of Cremona)記下斯蒂芬當時的質問,「當你擔任波爾都斯主教時,你為何殫心竭慮地圖謀染指普世羅馬教會?」

這個恐怖而詭異的審判,很快地便照預期的定出判決──福爾摩塞被宣告有罪。他身上的教皇法袍隨即被剝去,他右手那三根用以祝聖的手指被斬斷。最後,屍體被拋入台伯河中,不過翌日被一些僧侶秘密收葬在一間修道院中。

威廉‧蒙羅(William Monroe)在2016年美國中世史學會的年會中發表演說,提出了為何會進行殭屍審判的另一種原因。他認為,當巴伐利亞的阿努爾夫進軍義大利時,逼迫福爾摩塞為之加冕。教皇便在五周後死亡,這暗示了他可能不是自然死亡。有證據表明,在他去世後幾個月中,福爾摩塞被羅馬人視為烈士與聖人。

根據蒙羅的說法,新任教皇斯蒂芬六世是為阿努爾夫所立的。然而當阿努爾夫身體為病痛纏身,並且決心放棄義大利時,斯蒂芬擔心得面臨皇帝斯波萊托的居伊三世之子蘭伯特(Lambert)的怒火。因此決定將審判福爾摩塞的屍身作為一種和平的表態。這個行為也正好與他對其前任的私怨重合,他希望透過毀滅仇家的遺體,來防止他被封聖。

如果這真的是斯蒂芬所期望的,對於他是沒有幫助的。在幾個月內,蘭伯特重返羅馬,並將教皇監禁後勒斃。新的會議被召開,並摧毀了與殭屍審判有關的記錄,同時宣告蘭伯特為皇帝。與此同時,福爾摩塞的遺體也被送回原墓重新安葬。

殭屍審判的恐怖事件似乎反映了教皇在此時期地位的衰落。在整個10世紀,教皇寶座在羅馬當地貴族世家中反覆爭奪,他們將為此彼此賄賂與謀殺。幾位教皇遭到謀殺,另一些則是捲入醜聞之中。直到11世紀中葉的改革,人們才恢復教皇的尊敬與其地位的重要性。

http://www.medievalists.net/2017/07/cadaver-synod-low-point-history-papacy/

[無責任翻譯]十個已經消失的中世紀國家

中世紀的國界由於各國之間的征戰而不斷變化。在歐洲與西亞有許多國家因此興衰更迭,比如一些最為人熟知的國家,包括了神聖羅馬帝國、耶路撒冷王國與阿拉伯帝國。不過本文將介紹10個已不復存在且不為人熟悉的國家。

1.達爾里阿達王國(Dál Riata)
中世紀早期,不列顛群島遍布了許多疆界模糊,國力有限的小王國。達爾里阿達王國便是其中之一,不過比較不同的是,他的領土包括了今日蘇格蘭西部與愛爾蘭北部的部分地區。愛爾蘭的年代記記載了6世紀到9世紀中葉的諸多達爾里阿達國王。這個王國後來因為維京人的入侵,而逐漸被其他蘇格蘭王國的前身所吸收。

柯達案:達爾里阿達王國是蘇格蘭人所建的國家,統治了北愛爾蘭及蘇格蘭西部高地。蘇格蘭人本是愛爾蘭來的移民,因此王國最早的重心是在北愛爾蘭,後來逐漸西移。維京人入侵後,達爾里阿達王國在蘇格蘭的部分逐漸與南、北皮克特王國合併,形成阿爾巴王國,最後這個王國便成為了蘇格蘭王國的前身。

2.勃艮王國(Kingdom of Burgundy)
5世紀時,一個稱為勃艮人的日耳曼部落移民至今日法蘭西東南部定居。從而建立勃艮王國,並持續統治了100多年,直到後來為法蘭克王國麥洛溫王朝所吞併。從933-1033年,第二個勃艮王國誕生,並在之後的幾個世紀中,勃艮的統治者保留了相當多的自主權,直到1477年大膽查理戰死。之後,勃艮的領土便被法蘭西王室所接管。

柯達案:這邊對勃艮的歷史其實講的過於簡略,如果對勃艮複雜的歷史有興趣,可參見之前在下所寫的文章。

3.泰伊法國家(Taifa States)
經過多年的內戰,科多華的哈里發國家(後伍麥葉王朝)終於在1031年崩解為數十個被稱為泰伊法(Taifa)的小型國家。雖然其中有的國家佔有比較大的領土,但大多數只能算是獨立的城邦。在11-12世紀,泰伊法國家間的戰爭給予了北方的基督教王國展開「收復失土運動」的良機。

柯達案:泰伊法(Taifa),原意為「幫派、教派」,通常被用來指稱後伍麥葉王朝崩解後,於伊比利半島上林立的諸多穆斯林邦國,在這些通常短命的泰伊法國家中,最出名的當屬格拉納達王國。

4.群島王國(Kingdom of the Isles)
9-13世紀間,赫布里底群島、部分蘇格蘭海岸地區,以及曼島,是由一個半獨立的群島王國所統治。不過由於來自挪威與蘇格蘭的壓力越來越強大,與隨之產生的王位爭奪,最後這個王國在1266年被蘇格蘭所吞併。

柯達案:群島王國是統治蘇格蘭內、外赫布里底群島、曼島與部分蘇格蘭西部海岸的國家,由於其統治者大多是來自挪威的維京人,因此頗受挪威國王的制約。

5.馬約卡王國(Kingdom of Majorca)
1229-1230年間,亞拉岡國王海梅一世佔領了巴里阿利群島。他在1276年去世時,將亞拉岡王位傳給了長子彼德,而將馬約卡國王之位給了次子海梅。僅管這兩個王國系出一家,但亞拉岡與馬約卡之間的關係卻往往十分緊張並充滿敵對。在1343-1344年,亞拉岡的彼德四世供取了這個群島。最後一任馬約卡國王海梅三世則在1349年一次試圖奪回島嶼的戰爭中戰死。

6.伊兒汗國(Ilkhanate)
1250年代,一隻由旭烈兀領導的蒙古軍隊被派往中東,負責征服直到尼羅河流域的所有土地。旭烈兀在1258年奪取巴格達,但他的部隊卻在1260年於艾因‧札魯特之戰中受阻於馬穆魯克之手。旭烈兀與其後代統治的伊兒汗國統治了今日伊朗、伊拉克與大部分的尻家索地區。這個帝國持續統治到1335年,最終因汗位爭奪而導致分裂。

柯達案:坦白說,這可以說是本文列舉的國家中,最配不上「不為人熟悉」之名的國家。

7.奇里乞亞亞美尼亞王國(Armenian Kingdom of Cilicia)
11世紀時,大批亞美尼亞難民自塞爾柱人手中逃離,並在地中海東北一隅的土地上定居。大約1080年左右,亞美尼亞人背離拜占庭帝國,建立起自己的獨立親王國。1199年,其親王得到來自歐洲的支援,並使自己晉升為國王。然而,奇里乞亞亞美尼亞王國只保持了短暫的獨立自主,蒙古人迫使他們向其稱臣,隨後與馬穆魯克的戰爭中,王國遭到入侵並征服,末代國王列文五世只好於1375年被迫流亡。

8.條頓騎士團國家(State of the Teutonic Order)
13世紀,德意志十字軍對波羅的海沿岸的各異教族群展開攻擊。條頓騎士團在此情況下逐漸在此建立起自己的國家,然而在1410年他們在格倫瓦爾德戰役為波蘭-立陶宛聯軍所敗後,這個國家國勢轉衰,並走向瓦解。

柯達案:文中提到走向瓦解,指的是條頓騎士團國家自兵敗於格倫瓦爾德後,內部產生嚴重的對立,從而引發了數次騎士團與普魯士同盟的內戰。1466年波蘭王國入侵條頓騎士團國家,無力抵擋的騎士團國家毫無意外地為波蘭王國所敗,被迫簽署《第二次托恩條約》,於是普魯士被一分為二:西普魯士成為波蘭國王轄地,因此稱為王家普魯士;東普魯士則保留在騎士團國家手上,但得作為波蘭王國的附傭,以後這部分因世俗化而蛻變為普魯士公國。

9.特拉比松帝國(Empire of Trebizond)
隨著1204年君士坦丁堡為十字軍所奪取後,東羅馬帝國遺民先後建立了數個拜占庭帝國的後繼國家,其中包括了這個位於黑海南岸,以特拉比松市為都的國家。這個小王國的撐的比其他拜占庭國家還久,直到1461年才遭到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所征服。

10.那瓦拉王國(Kingdom of Navarre)
那瓦拉王國又被稱為潘普洛納王國(Kingdom of Pamplona),他從9世紀上半葉持續到16世紀。王國主要由巴斯克人組成,其地跨庇里牛斯山兩麓,,因此他不時地被捲入西班牙諸國間的內戰、法蘭西內戰與百年戰爭等各種衝突之中。16世紀起,王國南半為西班牙所吞併,北部則與法蘭西合併。

柯達案:16世紀時,那瓦拉王國的南部(上那瓦拉)遭到卡斯提爾王國入侵併吞,北部(下那瓦拉)則仍保持獨立,不過由於此時那瓦拉國王亨利三世入嗣法蘭西王國,因而與法蘭西王國形成君合,直到下個世紀才正式成為法蘭西王國的一部分。

http://www.medievalists.net/2014/07/ten-medieval-kingdoms-and-states-that-no-longer-exist/